• 公告:

    瀘州廣告公司推薦華仕廣告,專業綜合性的瀘州廣告公司,經營瀘州廣告制作,發布,瀘州室內外裝飾,瀘州活動慶典,瀘州展覽展會,瀘州戶外廣告等.瀘州廣告公司咨詢電話13002869656服務宗旨:誠心、用心、細心、耐心做服務,最終讓客戶放心!

  • TEL:13002869656
  • QQ:263573518 | 857101231
  • Email: 263573518@qq.com

瀘州高速公路現廣告亂象 權益歸屬引爭議(圖)

     在建的成自瀘赤、宜瀘渝兩條高速公路瀘州段,以及已運營的隆納高速、納黔高速公路兩旁,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廣告牌多達上百塊,建設成本超過千萬,牽涉數十家廣告公司

在建高速公路兩旁,這些白板廣告牌比比皆是

對賭游戲背后

廣告牌背后不菲的利潤,催生廣告公司拼命砸錢。據了解,建一塊單立柱廣告牌一次性投入15萬元左右。而一塊地勢較好的廣告牌一年廣告收入達八九萬元,好一點位置的可達十二三萬元

高速公路未開通,路兩側的戶外廣告牌已林立。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瀘州在建的成自瀘赤、宜瀘渝兩條高速公路瀘州段,以及已投入運營的隆納高速、納黔高速公路,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單立柱戶外廣告牌多達上百塊,牽涉瀘州數十家廣告公司。上百塊大型戶外廣告牌,光建設成本即超過千萬元。因沒有任何審批手續,這些大型戶外廣告牌的命運走向,引發關注。

路未開通

廣告公司瘋搶口岸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從瀘州繞城大道進入正在建設中的宜瀘渝高速南連接線。宜瀘渝高速瀘州至合江段目前尚未開通。然而路兩側已立起不少單立柱廣告牌,有的廣告牌與廣告牌之間的間距不足百米。這些廣告牌密集、凌亂,廣告牌上還是一片空白。

這種情況不單宜瀘渝高速獨有。還未開通的成自瀘赤瀘州自貢(微博)段,以及已開通的隆納、納黔高速兩旁都有。這些單立柱廣告牌有個共同點,那就是未獲任何部門批準。此前,包括當地城管部門及各高速路公司均進行過統計。其中,單瀘渝高速瀘州至合江段有三四十塊,納黔高速有四五十塊。瀘州境內四條高速路兩旁的廣告牌超過百塊。

瀘州一廣告公司老總向成都商報記者介紹,上述廣告牌不少都是在高速公路建設期間立起來的,“戶外廣告,口岸就是價值。誰搶占到口岸,誰就搶到先機。”該負責人表示,自己的公司在宜瀘渝高速旁也立了四塊廣告牌,“別的公司都在搶地盤,我只能跟風。如果不搶,就只有眼瞅著別人吃肉,自己連湯都喝不到了。”

利潤不菲

廣告公司集體對賭

因為沒有審批手續,對自己在宜瀘渝高速旁立的4塊廣告牌的命運,這位廣告公司老總顯得憂心忡忡。

瀘州市城管執法支隊辦公室負責人宋仕彬告訴記者,從2009年起,政府就一直在謀劃,通過重新規劃布點,以公開拍賣經營許可的方式,結束戶外廣告這種混亂、無序的狀態,“也就是說,從2009年起,瀘州建城區范圍內,城管部門就再沒批準過一塊戶外廣告牌。”

記者從瀘州市城管部門獲悉,戶外廣告,根據管理權限,建城區內主要由城管部門審批。高速路,權限則在高速公路交管部門,工商部門對廣告內容進行管理。

對于這些單立柱廣告牌設立流程,廣告公司介紹,“和當地村社以及土地承包人協商,形成協議,支付對方租金后就開始建設。大體而言,每塊單立柱戶外廣告牌的成本在12萬元到16萬元之間。租地,則大多一次性付清10多年的租賃費用,這筆費用從幾千到兩三萬元不等。這樣算下來,建一塊單立柱廣告牌,一次性投入15萬元左右。瀘州范圍內目前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上百塊戶外廣告牌,多家廣告公司已投入超千萬元。“口岸必須搶先占領,但最終結果,沒有一個人心里有底。大家想的是,建成后萬一能夠得到批準呢?這是一場集體的對賭。”

這種對賭游戲背后,是高速公路兩側廣告牌背后不菲的利潤。業內人士介紹,由于高速路上可觀的車流量和瀏覽量,“目前,一塊地勢較好的廣告牌,一年廣告收入可達八九萬元,更好一點位置的達十二三萬元。換句話說,一到兩年時間就能收回成本。單以瀘州為例,目前經營主要涉及高速公路戶外廣告的廣告公司有五六十家,兼營的則數量更多。”

高速公司

侵犯權益就該拆除

納黔高速公路公司辦公室負責人趙國平表示,此前,他們也對納黔高速兩側的戶外廣告進行過調查,“有的在高速路征地紅線以內,有的在高速路征地紅線以外。對于紅線以外設立的廣告牌,我們無法監管。他們和當地村民簽協議,然后就開始建設。平時這些廣告公司大多躲在幕后,出面的都是當地村民。”趙國平表示,針對這一亂象,應該由政府相關部門組建聯合執法隊伍,對違規廣告牌進行依法拆除。

而宜瀘渝、成自瀘赤瀘州段,由于同屬BOT項目,上述兩家高速路公司態度更為堅決。

宜瀘渝高速瀘州段所在的東南高速公司辦公室負責人曾賢南表示,初步統計,宜瀘渝高速瀘州段目前已建成的單立柱戶外廣告牌已有三四十塊,“作為BOT項目,東南公司享有項目廣告營運權和收益權。廣告公司隨意建戶外廣告,就是對公司權益的侵占。”曾賢南表示,公司方面目前也在等待政府方面的舉措。

區內區外

權益歸屬引發爭議

作為高速公路交通主管部門,省交通廳高速公路執法總隊一支隊七大隊相關負責人對此也深感無奈。該負責人稱,高速公路移交后,他們只能在高速公路建控區范圍內享有執法權。這一說法,記者在省交通廳高速公路執法總隊處得到證實。

執法總隊介紹,“全省高速公路七個支隊,都有審批權限。原則上,廣告公司和高速路公司協商一致后,報經高速路所在的支隊審批即可。不過從去年起,為了進一步規范高速路兩邊的廣告牌,該審批已暫時凍結。”執法總隊同時表示,他們對高速路兩側廣告的審批權限,也僅限于高速路建控區范圍內。

《四川省公路路政管理條例》明確,禁止在高速公路兩側邊溝外緣30米和立交橋通道邊緣50米內修建永久性設施。公路兩側30米以及橋梁、匝道兩側50米,正是高速公路建控區。建控區已為不少廣告公司所熟悉。

記者通過連日調查,發現目前瀘州四條高速公路兩側出現的上百塊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廣告牌,不少都位于建控區范圍外。

對于建控區外的廣告牌,是否會對高速公路投資人權益構成侵犯,存在較大爭議。此前,曾有經濟法專家撰文分析,“高速公路兩側廣告牌權益是高速公路產權衍生出來的空間權;诠皆瓌t,廣告主應該將其獲得的利益分配給高速公路投資主體,以補償建設高速公路的巨額投資。”

對此,瀘州市法學會副秘書長白聯洲卻表示,高速公司廣告牌權益,權限也僅限于建控區,“即使說空間權,建控區以外的土地承包人,也應該有空間權吧。”

四川五月花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強表示,高速路建控區以外,農民承包地上建立起來的廣告牌,根據《物權法》相關規定,這屬于農民土地上的用益物權。不過,在農民承包地上建立廣告牌,由于可能造成土地用途的改變,需要嚴格按照相關規定進行審批。”

針對廣告公司集體砸錢“對賭”高速路廣告牌,綿陽市委黨校公共管理調研室行政學研究專家王仕軍表示,政府行政管理當中,除了管理,更重要的還是服務功能,“由于這種廣告牌屬公共資源,行政管理部門應制定一套公平合理的游戲規則,一個能夠實現充分競爭的公正平臺。比如,公開拍賣經營權的方式,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O^★)MG龙之战士彩金 nba掘金vs火箭视频直播 舟山星空棋牌游戏大厅 吉林十一选五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湖南动物十分钟走势图 够力排列5最新版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表 扑克牌麻将怎么使用 天津时时彩每天几点开始 一头中特免费大公开 金博棋牌新版本下载 528棋牌千炮捕鱼 哈尔滨麻将app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app 2013急速赛车节 陕西奇迹麻将下载